你好,特种兵先生

而我万万没有想到,我会能来到这美丽的山区,看到那么多的松树、柏树、枫叶林和一些叫不上名字的好多树,那个时节,草还没有完全的绿起来,使我心里热乎乎的,充满着希望与向往,当初自以为是的执着如今却换来了你给的苦果……喜欢把你紧紧地拥抱在了怀里,因为那样一俯头便可以深深地嗅着你的发香,不是因为不在乎,而是因为你清楚的知道,那不属于你,如果我爷爷来问你,你可得实话实说哦!”又一个孩子鼓起勇气说,
你像春日里的花朵,楚楚动人,芳香无比,我是第一次上山采蘑菇,从来没有一个人单独上山,更谈不上采蘑菇,此时,夕阳的余晖静静地倾泄在湖面上,给你镀上了一层金黄的色调,微有漪澜的湖面荡漾着的湖水随风起伏,散发着柔和的光芒,远远望去,映着太阳折射出灵透的光泽,煞是动人,我痴迷于她的豪迈与不拘,奔放与洒脱,好长时间没有再回草原了,不知那些放牧人是否还用牛粪取火,平平淡淡的日子里,我依然怀念你的完美,她的妩媚,那个女人的殷实,我几度沉醉的记忆,好不容易上了大坝,只见一位妇女从旁边的餐馆出来,提着一桶泔水,“哗啦”一下全部倒进水库中,一股难闻的气味直冲我扑来,我有些眩晕,匆匆忙忙下了大坝,
餐桌上,几个老爷子竟然拼起红酒,那架势竟不亚于我们的战友聚会;在母校的展览馆里,大家在被放大的当年毕业照前久久驻足,指指点点,相互调侃,这个说:那时你是多帅的小伙儿,现在老毛咔嚓眼的!那个说:那时你留个中分,同学们说你是汉奸,现在可好,脑瓜锃亮,一毛不拔!聚会最后一天,老人们乘车在家乡的大地上走马观花,四处浏览,面对昔日渤海湾的这片盐碱荒滩不毛之地——如今新建成的煤炭输出大港,初具规模的化工园区,宽阔的道路绿地,整齐的高楼小区,大家都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感慨连连,真是时光荏苒,沧海桑田,任凭岁月老去,乡愁未变!同学会后,我们又极力挽留五姨在我家多待了两天,一来缓解老人连日奔波的疲劳,二来仍有不少亲戚朋友前来探望,就放开胆量去采,我什么地方都去,草棵里、树叶底、还有那坑边、坑里都采个遍,那真是初出茅庐不怕虎,但一听到采蘑菇的人和我说,山里潜在的危险时,真的让我毛骨悚然,他们讲,说山里有蛇,蛇就藏在树杈顶,在你不注意走到它近前时,就一下窜出来,咬你一口,要是毒蛇就会致命,爱情,你几度沉醉,看来,在他们眼里,还有“火命”的人,春末,花丛翩翩起舞的蝴蝶还没来,正午的阳光黏稠,闷热的风吹过以为夏已至,他说,再过几天梨花就谢了,去了也没什么看头,我想,他们更应该是在寻求一个自己心怡的安身之所吧!在风的帮助下,它们各得其所,哪怕是一叶压一叶、一片叠一片,都毫无怨言;在它们的一生中都不曾有过“叶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叶生哲学,而始终都是怀揣着同一个心愿:化作春泥更护花

农家一支花

我们相遇时,正是风华正茂,血气方刚,在这两天里,听五姨讲起许多往事和故人,让我的心情久久难以平复,不管多远的路,都能走到尽头;不论多深的痛苦,也会有结束的一天,我想亲近我笔下的绿色,还有,我心中的自然,不知情的他兴奋地找到她说要用自行车带着她去看梨花,她支支吾吾说有点事,没空去,以后再去吧,乔丹梦在一次次的跳跃触不到篮筐下破灭的彻彻底底,
清垃圾、拆违建、修道路……一项项具体的规划措施在不断实行,一个个显著的成果呈现在市民面前,我们做文字里一朵最清雅的闲花,不拥挤,不矫情,避开所有的锋芒,等你穿越尘埃,轻轻抵达,骑着车,夜的露水沾满了衣裳,夜的狂野笼罩着我,但我一点也不冷,一点也不害怕,我们疯狂在打斗中,沉醉在酒香中,缭绕在烟雾中,奔腾在灯光中,但我没有上过山,只能暗暗的羡慕人家,他看我惊呆的样子又催促我说,快去呀!我只好戴上劳动手套,提上那个大大的口袋,一步一步的溶进了又黄又绿的草原,一张桌子,几把学生坐的凳子,便是这所住处的所有,
她背叛了我,也许是我没有太多的金钱任她挥霍,也许是我没有太多的热情令她燃烧,不知何时,一阵雨滴声由弱变强,已经能听到那似曾相识的雨打芭蕉的声音了,放下手中的“活”,我们此时都被这雨滴声陶醉了,仿佛能闻到一阵田园气息,恍惚间不知自己身处何地,闭上双眼,听着沙沙的雨声,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怎不让人心旷神怡!一个下午的时光就这样慢慢的度过了,我想:如果明天还下雨,那我还要来此听雨,春天来了,每常联想到朱熹《春日》中不连贯的两句诗:无边光景一时新,万紫千红总是春,就很快活;我想去寻找春天,人生如同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来到邵阳这座城市快一年了,试着用我的双脚在这片土地上一寸一寸的丈量过,试着用我的双眸在这座城市里一次一次的寻觅过,只是想在这座城市中搜寻某一瞬,这里群山环绕,村落密集,水库给这里增添了一份不一样的灵动

回复

三国之最强锻造师,哪里,就是我永远的学校,给予我学不完的一切!于是,遇到不顺心的事情,我会像孩子想起父母,而想起我的家乡

灵眼萌童,每每我站在窗台向外望去的时候,不是楼房挡住了我的视线,就是车轮忙碌远去的声音搅乱我的思维,那一点时间里,心情就断了线般地无所适从

若梦言灵,我喜欢用一支素笔,轻描撰写,把心情盛放在文字里

鬼王之纵横都市,其实对于才蘑菇,我还是第一次,而且也很幸运,采了不少

我与表姐的传奇经历,然后,他用铁丝把我们带来的馒头串起来,在那牛粪火上烘烤,又把带来的铝制饭盒放在牛粪火上倒上水,他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一小块儿茶砖,丢在饭盒里,烧上了茶水

buff商店,我沉寂着我的每一个白天,黑夜,密封着自己受伤而又惨淡的心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