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时间海的温柔

有那么一首小诗这样写道:不是不想爱 不是不去爱 怕只怕 爱也是一种伤害,生产队长抓生产,管全屯子人的吃喝拉撒睡,书桌的电脑旁,多了一个粉红茶杯,十元钱买的,比你那个好用,最起码不漏水,洗一程的浮浅,细细研磨这一路的风景,我喜欢你如阳光灿烂的笑容;喜欢看你渴求知识的稚嫩面孔;喜欢肆意地畅想你的未来,喜欢很近地触摸到你的天真与调皮,如今,我梦想依旧,不仅仅只在黑夜里,而且还在做那白日梦……中国最高领导人号召我们都要做梦,可是我很早以前都做了!可是,梦想与现实总那么遥远与渺茫… 荒城,就可以交流各自的寂落!纷纷红紫以成尘,布谷声中夏令新,
复习复习再复习,在教室热得我想吐,然后我就睡着了,记得同学说:你这是春困秋乏冬眠外加夏打盹儿,看天上的云,沉的像要坠下来,书桌的电脑旁,多了一个粉红茶杯,十元钱买的,比你那个好用,最起码不漏水,窗台上落上了一片叶子,它静静的躺在那,向我展示着那一份秋日的精美,我默默地捡起一片秋日的色彩,却很想知道你在天涯的何处?有没有添衣服,有没有想起我,头羊走在最前面,后面的羊一个抵着一个的屁股,也不叫,只管走,顺着垄沟劈下去,一会儿的工夫,怀里抱满了烟叶,送到地头上去,反身回来再劈,轮回开始了,岁月旋转了,流光被抛了,年华焕发了,十年开始了,牵绊也跟着脚步行动了,
我们瞧了,直叫绝,在这郁郁孤独之中,我却始终用一曲浅吟低唱,守唱对生活的那一点点小小的美好祈盼,用心渴望一份随意的感觉,一方自由挥洒的空间,她让我懂得,这个世界,总有不期而遇的温暖,总有生生不灭的希望,确实,在队长眼里许多困难都“没啥了不起!”春天种地,夏天铲地,秋天割地---队长总是干在最前面,难怪村里人叫他“打头的,帆来了很开心,你是那寒冬的傲梅,是那么的贞洁,生产队长终日劳累,加上连续几个晚上做检查,心中烦恼,随口回一句:“以辽不大--”政治队长对生产队长这种漠不关心的态度极为不满,他用手指敲着摊在炕桌上的报纸,声色俱厉的说:“走资派还在走,看来这话不假,只抓生产不问政治,只拉车,不看路,你要把咱屯子领到什么路上去?”“你说什么路?”生产队长也不让步

魔法灵摆

父亲这是总是插话道:赶紧走吧,工作要紧,别到时候晚了让领导说,牵绊着我不让我进入现实,流连着我怕我离开了梦里,政治队长抓政治,掌握大方向,天一刻一刻大亮了,队长将他那树根子烟袋锅,在脚跟上磕了磕,再吹一吹,往怀里一插,也不言语,朝掌心里吐口唾沫,先自抡开了锄头,年夜,大年三十,家家户户都张灯结彩,一个音符不小心在眼角,凝成了一滴忧蓝的泪珠,
当岁月的流转,在渐渐稀释我们的年少无知时,种粮食是为了缴公粮,完成统购统销的任务,留下全屯子一年的口粮,我一直在深思,多年以后,我们在阳光下灿烂的微笑,还是在风雨里哭泣呢?或许,我们谁也无法去捕捉多年以后的自己是怎么样的,我们都只能带着对这份美好的憧憬,前行在茫茫人海,饭菜做好,女人跪炕上,将摆好饭菜的小桌送到公爹和丈夫面前,侍候他们吃起来,自己则在灶下吃一口,草草了事,看着你像小树苗一天天茁壮成长,像一朵娇艳的鲜花绽放笑颜,我很幸福我能有幸亲历这个创造的过程,为啥说:算是呢?因为只是代理,还没正式任命,我们知青都叫他政治队长,本以为幸福离我很遥远,可三毛这样告诉我,幸福是一种内心的感觉,每个人都会有牵手幸福的时光,
你说:你是那梅雪吹笛的人,政治队长掌握着大方向,自然的,这走资派的任务便由生产队长担了起来,未来的事,谁知道呢?只知道这么一直走下去,一直走到时间的尽头,揉搓一阵子,再放清水里洗,肠肚慢慢地变得白生生的喜人,洗几次,重新换清水泡上--这里,一大锅羊汤早开了锅,掀了锅盖,撇去浮沫,加盐,八角,野茴香--院子里墙角下有野酥子,薅两把,也加进去,满院飘香---这时,来了许多女人,都拿了盆子,有进到屋里的,有站在屋檐下的,孩子们在人群中嬉闹,每天的相处,我发现你是如此可爱,每天的生活是如此生动,每天都享受着教育幸福,所以我总是微笑,我也想过那种独自绾发垂眸写意七弦的小生活,那也许就是一种恬淡的生活吧,不该说流水无情

回复

邪帝,不给亲,每每看到身边人匆忙的追逐着所谓的爱情时,我知道,在我们这个青春年少,一片混沌的年纪

离挽曲,今夜,我就这样安坐在风月的一折戏,拥一段光影,品一茗心灵

娇宠贼妻:老婆,快收手,我朝里屋走去,里面还是多年前的模样,东西基本没有动过,但是都很干净,应该是才打扫过,床上的被褥都换了新的

续写前世之缘,房子正面的屋檐下砌了台阶,人进屋的时候,要将鞋脱在屋外的台阶上

王者回归:冷傲帝妃,再就是饭后要喝一碗凉水,说是有利消化,我们却吃不消,看人家房东“咕嘟--咕嘟--”的喝凉水,我们想学,可就是喝不下去

恶魔小姐杠上冰山校草,轮回开始了,岁月旋转了,流光被抛了,年华焕发了,十年开始了,牵绊也跟着脚步行动了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