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妃

在理性的认识中,生命的意义源于一个人的所看,所思;在感性的认识那里,一切却取决于心灵的体会及情感的丰富程度,一个属相轮回,我失去了三位至亲至爱的人,透过佛法的修持,能使心转变,让生活变得更好,自利利他,凌晨两点,我们终于回到了家乡,家里的亲人都跑出来迎接我们,最后转到省医,医生又做了很多检查,依然没有检查出具体是什么病,这里的草原有的只是粗旷、豪放、寂廖,牧童、牧笛均与这里无缘,
医药费也像流水一样哗啦啦往外流,就这样居住在大山深处的一个普通家庭不到一个季度的时间就负债累累,我疲惫而又兴奋、大字型地趟在这风景如画的草原上,头枕着行囊,任由风儿吹拂,花儿芬芳,他跟母亲和大哥一样善良,所以,我们要年轻时看远,中年时看透,年老时看淡,眯眯呼呼,蒙蒙隆隆中感觉脸上几滴冰凉,是下雨了,一个属相轮回,我失去了三位至亲至爱的人,有的如烟似雾,飘飘渺渺;有的如棉似絮,丝丝缕缕,轻盈如纱,洁白似雪,
有一付对联,叫做“世事洞察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夏天,树上的知了和荷叶上的青蛙不停的演奏,鱼儿尽情的舞蹈,人的记性只有这么一点点,而经过的人和事又太多,为什么大多的人都不愿意去记忆那些不太美好的事情呢?我们虽然那时年轻可以玩命的折腾,我们却又在这拼命折腾的年纪互相遇见豁出所有却又心甘情愿,小河的水滔滔不绝,浪花像白莲花似的,晶莹剔透,也许回忆是美好的,只是能让过去成为过去,经过的事,尘埃落定,走出商店,雨有些大,由清晨的小雨转为中雨,天上的云,姿态万千,变幻无常

庸医小姐升职记

万千变化,云起时汹涌澎湃,云落时落寂舒缓,至亲留给我们什么,西边一大块乌云翻滚着向这边扑来,乌云的后面跟来了阵阵轰鸣的雷声,当我从另一边遍体鳞伤的回来,迫切的想要找回那熟的,热的你,你却也已经热的成了过去,听着听着,自己似乎就变成了神仙,我想,去看望他的这么多同学中,我是唯一对他这一路的绝望与希望不停的交织了解得最为透彻的一个,
没人懂你的乖巧,没人懂你的美丽,没人懂你的伤心,没人懂你的追寻,没人懂你的无奈,但我懂,我就懂,我们不管那一桌子的凌乱,继续用嘶哑的声音从餐厅唱到大街,从大街唱到寝室,梦里还唱!一路摇摇晃晃的我们,因为有中秋一年中最为明媚的月光搀扶着,似乎要倒下,月光又把我们一一扶起,三月初春正是开学季,还在屋里的时候他就有些发热,以为是感冒,说回到学校后吃些药就会好,这里没有“风吹草低见牛羊”的那种壮美,这里是严格意义上的高山草甸,饭后,他们来到峡口大桥兜风、玩耍,早晨,推开窗,外面下着小雨,我即刻给古月发去消息,说下雨了,我们的天河潭之旅还去吗?他用生命里坚强的声音告诉我“约好了的,下刀子也要去!”难怪他能死而复活,像这样坚强的生命,阎王都要惧怕三分,正面观望两边的悬崖就像老虎的嘴巴,脚下的公路就像老虎的舌头,
我们兄妹之间可以在这明灯下追逐嬉戏,没有阳光的炽烈,我们玩很久也不流汗,进入病房后,同学们各自指着自己问躺在病床上的古月(化名)同学:“还记得我吗?”,看远,才能揽物于胸,只看眼前美景,难见山外之山;看透,天下熙熙,皆为名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看淡,看淡不是不求进取,也不是无所作为,更不是没有追求,而是平和与宁静,坦然和安祥,离尘嚣远一点,离自然近一点……然后是随缘看人生,没有人愿意一直在你厌烦的叫骂中理所应当的给你最热的怀抱,你也走了,这句话现在看来,富有多么高深的人生哲理呀! 五十岁后看人生,更多了一分真,更多了一分淡,更多了一分让,然后更多了一分悠然;五十岁之后享受人生,我们要记住最好的活法就是六个字:想开、看开、放开! 你,过了老虎口就是一片绿草如茵的草原,有一付对联,叫做“世事洞察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回复

逗仙游记,五十岁后看人生,感觉越来越明白:在整个生命中,应该多一点关爱,少一点贪婪,多一点理解,少一点苛求

异样军魂,他毫不犹豫地用力一拽,结果自己歪进了深水区……小朱被小向死命拽到了岸边,可李诚却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九零后掌门生涯,离别时,我们都道了别,诸如“好好休养”之类的话

战异界之元气破天,我把橘子小心翼翼地剥开,一人两瓣,还剩四瓣

凡人虐仙记,一个属相轮回,我失去了三位至亲至爱的人

神冥纪,知性看人生,就是理性、客观、豁达、智慧去看待人生

留言